State of the climate: 2020 on course to be warmest year on record

While this year will be memorable for many reasons, it is now more likely than not that 2020 will also be the warmest year...

高影响力学者揭示中国如何达成“碳中和”目标

中国要想在2060年前实现近日宣布的“碳中和”目标,那么其电力系统需在2050年前达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 近期,两家行业领先并极具影响力的中国气候研究机构分别发布了实现上述目标所需的“新情景”及其政策建议。两份报告不约而同地在主要观点中提出了上述洞见。 这些“新情景”透露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表此项宣言背后的思考,也有助于我们管中窥豹,了解该目标对中国乃至世界能源系统的意义。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近30%,煤炭使用量占全球半数以上,燃煤发电量占全球的一半。 在逐步淘汰化石能源方面,上述两项情景的观点趋同:到2050年,85%以上的总能源供给和90%以上的电力供给应来自非化石能源,即可再生能源与核能。 前述能源路径是在“碳中和”目标于9月22日宣布后才公之于众的。其表明,围绕中国未来能源系统,思路已发生转变。这些情景也突出强调了习主席未能在发言中明确的若干问题。根据官方翻译,他的发言简明扼要:“(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新情景 前文提及的第一个“新情景”来自《中国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点此查看演讲稿),由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CCSD)等18家中国研究机构于10月12日发布。 几乎同时,在近日所做的一个报告中(以中文进行,从3:46开始),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又称“清华3E研究所”)的张希良教授也谈及了在2050年、2060年或2070年达到“碳中和”所带来的能源和经济影响。该研究似乎为将目标年限设立在2060年提供了参考。 这两个情景都表明,电力部门需要在2050年实现“零排放”,并在此后开始提供“负排放”(假设通过“生物能和二氧化碳捕获与储存”实现,即BECCS),用以抵消由工业流程、农业等部门生产的难以消除的排放。 清华3E研究所的情景预计,不使用“二氧化碳捕获与储存”(CCS)的煤炭发电将在2050年基本结束;但在2060年之前,电力部门仍将大量使用煤炭。在ICCSD情景中,煤炭在整个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在2050年时已经降至5%以下。 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意味着,到2050年,85%以上的能源和90%以上的电力应该来自非化石能源,即可再生能源与核能。 在10月12日举办的“中国低碳发展战略和转型途径”发布会上,清华大学教授何建坤介绍了1.5℃排放路径下中国总能源需求和能源结构的变化情况(该图表中,黑色代表“煤炭”,灰色代表“石油” ,淡蓝色代表“化石气体”,绿色代表“非化石能源”)。 资料来源:清华大学演讲现场直播的屏幕截图。更具雄心 2060年目标显然为更具雄心的能源规划创造了空间。把最新的2060年情景和此前的预测放在一起比较,这一点不言而喻。 例如,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一家隶属于中国最高经济规划部门“国家发改委”的智库)在去年发布的《2019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展望》中预见,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仅将达到65%。要知道,该年度报告历来被认为是看好可再生能源市场的。 在这些新情景下,在电力行业之外,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主要策略是“电气化”。这意味着,“零排放”电力生产不仅需要取代中国存量占到世界半数的燃煤电厂,还需要取代工业、交通和供暖行业的不少煤炭和石油消费。 作为世界上能源消费量最大的经济体,使用非化石能源满足其能源需求看似一项浩大的工程。 根据清华3E研究院,这将意味着,到2050年,中国的太阳能发电能力要增长约十倍,风能和核能则要相应增长七倍。届时,中国的太阳能发电能力将是当前全球太阳能发电能力的四倍多、风能发电能力的三倍,其核能发电能力也将达到当前全球总量的80%的水平。 然而,这些情景令人惊讶的一点是:鉴于中国清洁能源产业当前已取得的规模,其实际增长速率却是相当有限的。 2020年至2050年间,太阳能和风能装机量几乎需要在2016年至2020年的基础上再次翻番,而核电增长要应不止于翻一倍。 清华3E学院认为,能源消费总量将在2035年达峰;在此之后,清洁能源的增长应完全用于替代现有的化石燃料使用。这将会与当前形势形成鲜明对比:由于整体能源需求的快速增长,尽管清洁能源的占比不断增加,但排放量也在不停增加。 在ICCSD提出的与全球升温2℃目标保持一致的情景里,为强调电气化的角色,能源领域的全部投资几乎都将涌向电力。 这两个新情景都认为,要在实现“碳中和”的同时保证与1.5℃目标兼容,则需要在电力部门大力投资“负排放”。按其设想,这可通过生物能和二氧化碳捕获与储存(即“生物能CCS”,或BECCS)。 在ICCSD的2℃情景下,2020年至2050年间,需新增投资100万亿人民币(约15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同期GDP的1.5-2.0%。对此,研究人员认为,这与欧盟实现2030年减排50-55%的目标所需的投资规模相当。实现1.5℃路径所需的投资则要增至140万亿人民币(约21万亿美元)。 以上幻灯片来自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CCSD),它比对了不同排放路径下所需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与欧盟“2030年排放目标”下所需的投资(以所需投资占GDP总量的比例为比较基准)。柱状图从左到右依次代表:现行政策(政策情景)、强化的国家自主贡献(强化情景)、2℃排放路径(2℃情景)和1.5℃排放路径(1.5℃情景);橙色代表电力,蓝色代表二氧化碳捕获与储存(CCS),黄色代表石油,灰色代表天然气。资料来源: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CCSD)。关键细节 在比对不同的预测模型后,一些尚待解读的重要关键细节就浮现出来了。 围绕着哪些排放量应被列入承诺、多少二氧化碳能被生态系统吸纳、多少二氧化碳能够通过“负排放”技术清除等问题所作的不同假设,对能源部门排放量的预测结果也相差悬殊。 正如生态环保部的一位研究人员在发言中所强调的,乐观推断,通过植树造林来消除二氧化碳,可以为存量化石燃料的留下更多的排放空间。 另一个重要问题是,该目标是否只针对二氧化碳,还是涵盖所有温室气体(GHGs)。如果是后者,那么能源部门的排放量应当以更快的速度下降,减排深度也应进一步递进,毕竟一些温室气体排放源是很难根除的。 在诸多预测中,ICCSD情景相对更雄心勃勃。其原因之一是,在解读“碳中和”目标时,研究人员纳入了所有温室气体排放。 但是,用“中外对话”援引的一位“熟悉中国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减排政策的专家”的话来说,上述解读仅为ICCSD研究员的假设,而非政府的官方立场。 挑战重重 由于中国的经济模式非常善于调动大量投资,因此,扩大清洁能源、电气化交通和其他新清洁技术的规模可能并不是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最大挑战。 相反,如何应对由淘汰化石燃料所带来的经济、区域和政治影响,可能是摆在该国面前的一个更大问题。 在ICCSD预测的低碳发展路径中,至2050年,煤炭占中国能源供应的比例将不足5%,占电力行业比例也将远低于10%。这意味着,除少许例外,中国当前运转的3000台燃煤发电机组和5000座煤矿将被全部关闭。 也就是说,这些燃煤电厂的平均退役年龄将为30岁。这与中国此前的经验相似:于1990年前建立所有发电产能都已退役,这显示燃煤电厂的平均寿命为30年。然而,对于在今年或未来几年内获批的新项目来说,2050年正在逐日逼近。 前述挑战的一个前车之鉴是:随着刺激政策的效应日趋耗尽,中国的煤炭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13年至2015年间开始回落。 领导层的最初反应是将该发展标榜为向新经济模式(即“新常态”)转型的一部分。然而,到2015年,国有矿业和“烟囱工业”(即高排放工业)企业的财务困境日渐加剧。政府并没有对这些企业进行重组,反而投放了更多的刺激措施。 依赖于化石燃料出口的海外经济体将面临更为剧烈的不良后果。中国最新的“双循环”经济政策(其目的是减少对海外市场和技术的依赖)和保障能源安全的新重点表明,该国将更加努力地通过国内供应来替代进口。 加之“碳中和”承诺所驱动的化石燃料需求下降,以及对国内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和运输的大规模投资,中国很可能快速告别化石燃料进口。 同样可以明确的是,要想实现“碳中和”的愿景,当前被认为“无从着手”的部门将需要完成深度脱碳,尤其是钢铁、水泥和化学工业过程以及农业和航空业的排放。 前述初步研究均对此做了简化。它们假设:相较于给这些部门“脱碳”,BECCS将是一项更易落实,也更经济实惠的解决方案;但也不排除未来会出现其他更经济可行的方案。 继主报告后,ICCSD还将就此发布至少17份分部门报告,以深入探讨潜在的解决方案。ICCSD的政策建议与生态环保部就2060年目标发表的声明不谋而合,两者均呼吁关键工业部门采取行动,力争在下一个“五年规划”期间(2021-2025)达到排放峰值。 雄心差距 ICCSD还就中国提升在《巴黎协定》下的气候承诺给出了建议。这些建议包括,(中国)承诺自2025年起,二氧化碳排放量不再继续增长,这与排放“达峰”仅有一步之遥。 实际上,这意味着将总排放量的上限设定为105亿吨。该研究所还建议,将中国的非化石能源目标由2025年的20%提升至2030年的25%(2015年的水平为15.3%)。 它还提出,为2025年设定的“五年规划”里,应包含煤炭消费“达峰”和严格控制新增煤电产能两项目标。 就下一个“五年规划”提出的一个潜在的重要建议是,为高耗能的工业部门和重点城市设定二氧化碳“达峰”目标,以便日后实现全国“达峰”。 然而,按照当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限额,排放量仍将在2020年到2025年间增长4%,几乎是每年增长1%。研究人员承认,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持续增长不能与1.5℃或2℃目标保持一致,但又提出,受限于系统内的“惯性”,中国将落后于上述目标,也必须在日后追赶。 按照清华大学提出的“2025年非化石能源占比20%、2030年占比25%”的建议,非化石能源将保持中国当前的增速,以每年约1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此后,在2030年至2050年间,非化石能源增速必须翻三倍,以每年3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 同样,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长也将从2015年至2020年间的每年1.5%略微放缓到2020年2025年间的1%,然后在2025年至2030年间停止。此后,排放量必须以每年4%左右的速度下降,如此才能在2060年达到“净零”。 因此,调整中国的近期目标、政策与承诺,以使之与长期目标相适应,仍是一项充满挑战的工作。如下图所示,若两者无法匹配,那么达成“碳中和”所需的大部分努力只能留给此后的几十年。 将ICCSD对2025年、2030年和2050年的建议转化为年变化率后,与当前“五年规划”期间(2015-2020)已取得的年变化率所做的比较。资料来源:作者对 ICCSD 情景和历史数据的分析。本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作。 聚焦中国 在介绍ICCSD的研究结果时,ICCSD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教授提出,中国的“十四五”规划之所以在国际上备受关注,乃是因为中国在控制“新冠肺炎”方面所取得的成功使该国得以更早地启动经济复苏。 习近平也强调了通过“绿色复苏”摆脱危机重要性。如果“绿色复苏”能够切实转化为国内的政策行动,那将使该国更快地开启“碳中和”之路。【注:《碳简报》正在追踪世界各国政府推出的“绿色复苏”的刺激措施。】 另一种可能性是,在习近平宣布“碳中和”目标之后,即将发布的“五年规划”中的能源目标也将相应得到修订,以反映出长期雄心的增长。虽然该规划要到2021年才公布,但在起草过程中所拟定的目标一直趋近于清华大学研究人员的提议。 关于成本优化的减排策略的研究表明,在“线性”路径下实现2060年目标是最为经济的(可参见《IPCC 全球升温1.5ºC 特别报告》等研究),这也是外界看来更为可靠的一条路径。此外,由习近平本人倡导的目标往往会被政府及其官僚机构超额完成。 因此,随着经济规划机构、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等各部门就如何实现2060年的总体愿景规划提出各自的路径,诸多因素将加速排放趋势的转变。 The post 高影响力学者揭示中国如何达成“碳中和”目标 appeared first on Carbon Brief.

Guest post: Demand for cooling is blind spot for climat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ith rising global temperatures and increasingly severe heatwaves, much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is vulnerable to the growing health risks of extreme heat.  Cooling is...

Guest post: How the global coronavirus stimulus could put Paris Agreement on track

Around the world, governments have committed more than $12tn to kickstart economies that have been ravaged by the impacts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This is...

Influential academics reveal how China can achieve its ‘carbon neutrality’ goal

China’s electricity system would need to reach net-zero CO2 emissions by 2050 if the country is to meet its recently announced target of “carbon...

Solar is now ‘cheapest electricity in history’, confirms IEA

The world’s best solar power schemes now offer the “cheapest…electricity in history” with the technology cheaper than coal and gas in most major countries. That...

Nitrogen fertiliser use could ‘threaten global climate goals’

The world’s use of nitrogen fertilisers for food production could threaten efforts to keep global warming below 2C above pre-industrial levels. That is according to...

分析:中国“后新冠”化石燃料重点项目三倍于“低碳”

对支出计划的分析显示,中国能源消费和生产大省正在给化石燃料项目注入数千亿美元的资金。 如果这些投资计划付诸实施,其规模将超过“低碳”能源支出计划的三倍。 上述发现源自我们对中国八省“重大项目清单”(下称“清单”)的最新分析,这些省份排放了中国一半的二氧化碳。“清单”体现了各省级政府在“新冠肺炎”后复苏经济的工作重点,以及为预期于明年初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即“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纲要”)所做的筹备工作。 我们从上述“清单”中确定了总报价为19.9万亿元(约为2.95万亿美元)的4348个项目。共约6.2万亿元(约为0.91万亿美元)投资指向能源或交通领域;其中,化石燃料项目和铁路项目各占三分之一左右,达2.1万亿元。 相比之下,在这些能源或交通支出计划里,流向“低碳”项目的投资相对较少:可再生能源项目计3400亿元(约为490亿美元,占比5.6%),核能项目计1200亿元(约为180亿美元,占比2.0%),电动汽车、电池和储能项目共计800亿元(约为110亿美元,占比1.3%)。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国为“新冠肺炎”疫情制定的复苏计划聚焦于“高碳”能源和基础设施,这与2008、2009之交的“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刺激计划如出一辙。不过,再次出现2010年间排放量激增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目前“新冠”刺激措施的规模远小于彼时。 尽管如此,在化石燃料基础设施上的持续投资有违该国力争“尽快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的承诺,也引发了对习近平主席于本周做出的在2060年前实现 “碳中和 “的意外承诺的诸多疑问。 投资计划 每年,中国各省政府都会编制一份“重点项目”清单。项目被纳入“清单”,透露出政府的支持立场,这为开发商打开了获得项目许可证和项目融资的大门。 虽然出现在“清单”上并不足以保证项目获得“通行证”,但这些“清单”的确体现了省级政府与国有企业决策者的工作重点。 我们分析了中国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的最多的八个省份的项目清单,即广东、河北、河南、内蒙古、江苏、陕西、山东和山西。 中国各省。制图:碳简报。来源:Esri。免责声明:本地图所采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并不代表着《碳简报》就任何国家、领土、城市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就其国境或边界的划定问题发表任何意见。 这些省份居住着中国三分之一的人口,生产了全国50%的二氧化碳,贡献了43%的GDP和37%的固定资产投资。在2008年后的经济刺激中,这些省份也发挥过重要作用,其资本支出曾较上一年增加了40%。 我们从上述省份中统计了总报价为19.9万亿元(约为2.95万亿美元)的4348个项目。约三分之二的投资指向与能源没有直接关连的行业,包括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基建与制造,以及其他非能源密集型制造业、旅游、医疗、教育、文化和体育等。 余下的三分之一则指向能源和交通投资(详情见下图),其潜在投资额为6.2万亿元(约为0.91万亿美元)。如下图所示,铁路和化石燃料投资为该支出计划的主体,分配给“低碳”能源和电动汽车的份额则要小得多。 按类别划分的中国八省“重大项目清单”中的化石燃料支出计划(单位:十亿元)。资料来源:CREA对公开项目清单和新闻报道的分析。本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作。 在我们的分析中,流向铁路的投资是支出计划中最大的单一类别,占能源相关支出的36%;与之接近的是化石燃料相关项目,约占能源相关支出的35%。道路建设排第三,占比略高于10%。 这些计划中的所有“低碳”能源投资(即可再生能源、核电和水电项目)相加,约占能源相关投资的10%。这远远低于清单上的化石能源项目投资,两者规模相差近三倍。 综合来看,仅有13%的支出计划可以被归类为广义的“低碳”,包括可再生能源、核电、水电、电网、电动汽车和电池。 针对能源密集型的金属工业的投资规模水平与可再生能源相似。 关键省份 本分析选取的八个省份是中国最重要的能源消费和能源生产大省。仅从能源相关的支出计划来看,这些省份大多对化石燃料青睐有加。 如下图所示,在八个省份里,只有广东和河北两省将更多的资本支出投向低碳能源而非化石燃料相关项目。 按类别划分的中国八个重要省份的能源相关支出计划(单位:百分比)。资料来源:CREA基于公开项目清单与公开报道所做的分析。资料来源:CREA对公开项目清单和新闻报道的分析。本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作。 虽然河北的“重大项目”清单包含了大量可再生能源和水力发电计划,但也重在提升能源密集型的金属工业产能。因此,在河北的投资计划中,“高碳”项目仍为主体。 在 “十四五 “规划即将编撰完成之际,这些支出计划中的项目构成体现了各省的工作重点。这些省份可能倾向于将相同的部门(甚至相同的重大项目)纳入”五年规划“,以便进一步扩张或融资。 化石燃料进口 在“化石燃料”这个大类里,我们的数据凸显了一个主题,即自给自足和进口替代。如下图所示,化石燃料投资中的前三个类别都与该目标有关。 通过增加炼油产能,中国将得以进口价格更低廉的原油,以此代替昂贵的成品油。通过投资 “煤化工”,本国的煤炭原料还能够替代部分进口石油。发展煤炭运输则有利于地处内陆省份的煤炭生产商,这可使其从与海外矿商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进而供应沿海消费者。 按类别划分的中国八省“重大项目清单”中的化石燃料支出计划(单位:十亿元)。资料来源:CREA基于公开项目清单与公开报道所做的分析本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作。 此类投资得到了两项中央政策的支持:习主席近期强调的 “双循环 “和李克强总理早先对能源安全的关注。这两项政策都重申了国内供应和进口替代的重要性。 上述政策极可能大幅推动国内的煤化工和油气生产。各省的项目清单上罗列了一长串的煤化工计划,透露出该行业希望翻过此前违规“抢跑”的“旧账”、重振行业发展的野心。 煤化工 在我们分析的中国省级政府投资计划中,“煤化工”项目备受青睐,共计35个项目,目标投资总额达六千亿元(900亿美元)。 考虑到此乃新兴行业,实际落地项目也不多,这些大型投资计划尤其值得关注。 “煤化工”使用煤炭而非碳氢化合物为原料来生产“石化产品”。其产品无所不包:从液态或气态的合成燃料到塑料、化肥等,不一而足。 采用该技术路径的“碳强度”比传统石化工业更高。这不仅将意味着“锁定”预期运行寿命冗长的化石燃料基础设施,还意味着增加化石燃料消费的排放强度。 依托国内煤炭资源发展大型石化产业的设想由来已久,在政策层面也几经沉浮。即便在 “十二五 “规划(2011-15年)期间备受推崇,但受限于经济、技术和环境等方面的阻碍,仅有一小部分项目得以建成。 炼油 我们的数据里,“炼油”是另一个十分突出的计划投资大类,共涉及七个大型项目。这意味着4200亿元(约为700亿美元)投资和年产超过8000万吨成品油的新增产能,足以在2019年加工量的基础上再扩张14%。 中国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炼油国。与煤炭和钢铁一样,中国的炼油业也面临着产能过剩的问题,特别是汽油、柴油等低端产品。但该国大部分的高端石化产品仍靠进口。 当前的《石化工业“五年规划”》提出,要在山东、河北、江苏、上海、浙江、广东和福建等地建设七个特大型石化工业基地。在我们的分析里,该规划涉及的重大石化投资出现在山东、河北、江苏和广东等省的数据里。 中国北部,一条横跨黑龙江省的新建铁路路线。资料来源:Ashley Cooper / Alamy图片社。 投资炼油既是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也旨在将该国从成品油的“净进口国”转变为“出口国”。 发电 如前所述,对化石燃料的绝大部分计划投资都意在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这些举措大多发生在电力部门之外。 推动能源安全的努力不太可能危及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相反,对能源安全的考量应当注意到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设备生产国的地位、完整的本土供应链及成本竞争力。 在2019年的短暂低谷后,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呈现出增长态势。去年,中国推出了约21吉瓦(GW)与煤炭区域基准价挂钩的 “免补贴 “风能和太阳能项目。今年,该国又宣布了44吉瓦(GW)的同类项目,投资总额达到约2700亿元(约为400亿美元)。 可再生能源大规模普及、成本与煤炭持平的事实表明,其经济规模已初现优势。尽管如此,我们的分析显示,各省规划者仍继续将直接投资投向煤电,致使今年的项目数量急剧增长。 绿色和平组织此前一项摸底调查发现,中国各省2020年的投资计划共包含48吉瓦(GW)的煤电项目。与之呼应,本分析涉及的八省32个项目的总装机容量为32吉瓦(GW)。 不过,这些煤电项目涉及的约1700亿元投资还不足可再生能源、核电和水电专项支出总额的一半。 “新”基建 时下对 “新基建 “的热点关注并没有体现在我们分析得出的支出重点里。“新基建”通常包括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和智能交通等。 虽然此类项目数量繁多(特别是电动汽车制造、电池、充电站、智能电网等领域),但它们的平均成本很低,仅与几个炼油厂的支出计划相比,就已经相形见绌。 这些投资计划也没有显露出多少“经济多元化”的迹象: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省份似乎仍热衷于继续加深其依赖,拥有全国最大钢铁工业的河北省也继续引领着金属制造业的投资。 在支出计划中,或可被定性为“绿色”或“低碳”的一个视角是:大量专项投资正在流向铁路,超出道路专项投资的三倍。 世界领先的中国“高铁”网络已经成功实现了国内旅行的“低碳化”。然而,若执意扩张,铁轨只能联结人烟稀少的地区。在这些地区新建铁路线路、运行低载客率列车所产生的排放,可能会超过规避航空和公路出行所带来的减排量。 高碳复苏? 中国从2007-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复苏时,采用了史无前例的重工业和建筑业增长计划,创造了前所未见的单一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三年内的最大增幅记录。 在中国决策者于解除“新冠”封锁后寻求刺激经济、设计复苏方案之际,全球排放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上述模式是否将重演。 目前的经济复苏大多由公共投资推动;与此同时,私人投资和消费处于低迷状态。这引发了不少分析人士口中的 “双速 “复苏。 能源行业发挥着核心作用。即使1-8月的整体支出较2019年的水平相比略有下降,能源仍是少数几个投资支出实现两位数增长的行业之一。 公共支出大量涌入,或为加速低碳转型提供了一个重大机遇。然而,最高政治决策层并未系统地强调“绿色”或“低碳”基建。我们的分析证实,其结果是,中国正在错失围绕“低碳”复苏中国经济的良机。 不过,如果仅就规模而言,当前的刺激计划看起来并没有重蹈2008年的覆辙。在GDP问题上,中国比10年前审慎的多。彼时,投资支出在一年内增长了30%。今年,投资总额较前一年几乎没有增长。 导致中国刺激政策偏好化石燃料的一切体制和制度因素依旧存在。 习主席本周宣布的2060年“碳中和”目标,与此前的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目标一道,可能暗示(中央)将重新部署支出重点。 习近平在本周三的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中表示,中国将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并努力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他还承诺“扩大”中国在《巴黎协定》下作出的“2030年气候承诺”。 一家位于中国的炼油厂和铁路调车场。资料来源:Zoonar GmbH / Alamy图片社。 发言虽短,却留下了许多解读空间。这其中最缺乏雄心的解读是,中国还可以用十年时间继续建设更多的化石燃料基础设施,排放量也将继续增加。更具进取性的解读则认为,中国将立即抑制排放增长,并在2030年之前就进入排放量显著下降的状态。 我们在分析中识别出来的“高碳”基础设施计划投资项目的命运,或可成为该发言在短期内的一个关键指标。 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说,数千亿的投资正在流向煤电厂、煤化工厂、炼油厂和其他“高碳”产能。这些项目的预期寿命将远远超过本世纪中叶。 研究方法 我们的研究数据取自从各省发改委网站上公开获取的八个省份的“重大项目清单”,并辅以与投资计划相关的新闻报道。 在我们确定的4348个项目中,72%的项目包含了立项后的成本估算。我们使用同类项目的平均成本,估算了其余项目的成本。 项目清单里的大多数计划只有一个名称,我们因而利用网络查询进一步的信息。当有明确信息表明某项目的用途时(例如煤炭运输或可再生能源装备),我们就会将其分类。 不少“其他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可能与煤炭或其他能源有关,但进一步细分不具有操作性。 许多制造业和能源项目被贴上了 “新材料”、”新能源...

Guest post: How ‘urban heat islands’ will intensify heatwaves in UK cities

The UK experienced several tropical nights during a record-breaking heatwave in August. Central London recorded a high daily minimum temperature of 22C due, in...

Greenland to lose ice far faster this century than in the past 12,000 years

The scale of loss from the Greenland ice sheet will be higher this century than in any other over the past 12,000 years, a...

Latest news

Popular Articles

Analysis: The dark legacy of China’s drive for global resources.

For the past 35 years, I’ve worked as an ecologist in the Amazon, Africa, and the Asia-Pacific region on an array of environmental issues,...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says climate change not man-made

Moscow: Russian leader Vladimir Putin on Thursday said climate change was not caused by human activity, as the White House announced that President Donald...

Meet the man willing to spend millions to convince Elon Musk to dump Trump.

Climate change Doug Derwin is investing up to $2m to persuade Tesla’s CEO to speak out against US climate change policies and resign from groups...

Righty blue whales sometimes act like lefties, study finds

To support their hulking bodies, blue whales use various acrobatic maneuvers to scoop up many individually tiny prey, filtering the water back out through...